28平方
爱、艺术,还有温暖。我们就这样真实自然地生活在这里。 鲁迅: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
<<  嘟嘟十一长假片段  |  返回首页  |  嘟嘟在旅途  >>


两座宅子

近期,先后看了两座宅子。一是中华民国前代总统李宗仁先生在其老家广西桂林临桂县木田木(这个字儿字库居然没有,读LANG)头村老宅基础上翻新修建的故居;一是国民党时期民勤县保安团团长王庆云在民国二十七年开始修建的瑞安堡。一在山清水秀的桂林远郊,一在两大沙漠中间惴惴不安的绿洲。

李宗仁之生平、事迹诸元就不再赘述。故居所在比较偏僻。迄今看来,还是和周围一般农居很不一样。我去的那天,整个宅子内就我一个前来观光的。看护的是一男一女。男的抽烟不爱说话,丢给我几本小册子说那上面都有介绍,可以买了自己回家看。女的稍健谈。据介绍,该故居自李氏在桂系任排长直至掌握方面领导北阀,先后修建扩建过三次。均为2层砖木结构,外围青砖高墙,东西对角有“炮楼”,内有4组建筑:三进客厅、“将军第”住宅、学馆和后院。后院有阁楼、井池、鱼塘。大门浮雕“青天白日”横额及“山河永固,天地皆春”对联。布局独特,构思巧妙,气势雄伟,既具雄踞一方的庄园气派,又富有桂北民居的建筑特色。抗日战争时期,蒋介石曾携夫人宋美龄驻足于此。整个宅院最后,即老宅数间,现已为危房,谢绝参观。前院,有李宗仁事迹生平介绍之文物图片资料陈列。其中有李与白崇禧、黄绍竑起事统一广西期间清晰照片,三人俱是一身戎装俊彦,英姿勃发。

 

瑞安堡的主人是王庆云。王氏,民勤三雷乡人,少年走鹰斗狗,不是省游的灯。种种不堪,为其兄訇做“三贼”。  其兄有声望,任省参议,县教育局长。1929年被流窜中的马仲英破城后屠杀。乡邻同仁恤其弟,王庆云遂任教育局长。干了没两年,王氏因行为不检被控告去职。此后,王氏搭上当地驻军马步青,委以兵站头目、区长等职,后又当上保安团团长。一时声势煊赫,灸手可热。

该堡始建于民国二十七年( 1938年),因王庆云,字瑞庭,故取名瑞安堡。该堡座北向南,占地10亩,墙基宽2丈,板筑墙体高4丈,堡内建有高脊房屋140余间(数量超过了当年山西省主席阎锡山的府邸)。瑞安堡前院紧挨堡墙两侧各建两排平房,长工和卫兵均在此居留。中院由东、西厢房和左右倒座围成回廊四合小院,为留客之所。经三门楼左右耳门进入后院,与三门正对的五间客厅又将后院分为东西两院。东院正堂为家祠,东厢卧室,与正堂正对的是侧房。西院建筑与东院对称,正堂用作佛事,厢房用作书房,与正堂相对的是厨房,厢房后的数间平房为仆佣住所。登上后院的双喜楼,可以俯瞰瑞安堡三进庭院摆成的一个“品”字。设计者田志美(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称此格局为“一品当朝”,似乎隐含着王庆云的仕途目标。堡墙上建有七座亭楼。文楼、武楼分置前墙左右角,与门楼列成三点.东南西三面墙为宝盖,前院作“口”,中后院的“品”字作“田”,构成一个繁体的“當”字。
    按设计者的意图,瑞安堡形呈“凤凰单展翅”。庄院为凤凰,门楼为凤头,瑞安堡的中轴线是凤背,双喜接和逍遥宫是凤尾。武楼、望月亭、瞭望台和西墙是凤凰的一只翅膀。

据当地士绅反映,建修瑞安堡,动员全县人力物力,丝毫不付代价。建修瑞安堡门时,发动童子队(保安团的预备队)的孩子为其背砖,结果新砌的门洞倒塌,压死童工子队孩子数人,并未赔偿命价。向全县摊派“劳军捐助”(当时称为十万白元款),抽成吞入私囊。瑞安堡竣工后,全县按粮摊派巨款,各区各保送匾、送幔帐、送猪、送羊、送酒礼,大宴宾客,花天酒地地达十余日,耗资悉数由各区负担。此外,王庆云任教育局长时,贪污学粮若干石,折价白洋三千余元。任兵站站长期间,摊派柴草麸豆,出入差额巨大,约计贪污白洋一万余元。任保安团团长时,卖官鬻爵,贪赃受贿。(《民勤文史资料选辑㈠》)

由此可见,王氏在荒僻如民勤县这般地方跋扈模样。但民间也有另一种反映,说王庆云当年在民勤开办学校、修建水渠及改善交通,爱义薄财之类。所以,当地有关瑞安堡的介绍中,却还有这样的语言,:“瑞安堡是恶霸王三贼生前罪恶的印证,也是民勤人民智慧和心血的结晶”;“为我们了解近代史土豪劣绅骄奢淫逸的日子提供了一面历史的镜子;它是民勤人民心血、泪水和智慧的产物”;“它既是罪恶的果实,又是艺术的果实”。总之,王庆云于1951年被枪毙。“1951年春,天气乍暖还寒,民勤县人民政府在三雷乡召开镇反公审大会。武装人员推搡拉扯着年近古稀的王庆云,走向了临时搭建的公审会场。公审台四周挤满了情绪激昂的人头,口号一浪高似一浪,震得王庆云头昏眼花,双腿发麻。他像一具任人摆弄的木偶,不由自主地东倒西歪。愤怒的雇农狠劲抽打王庆云的脸颊,颠着小脚的农妇猛力撕扯王庆云稀疏斑白的山羊胡须。公审人一声令下,王庆云被悬空架起,扔进刚刚冒出草芽的荒地,处以枪决。”(刘润和《瑞安堡记》)
                                            

抗日战争期间,李宗仁在外戎马倥偬。1944年10月,桂林保卫战失利,日本鬼子占了桂林及周边。日军一野战医院和特务机关占据李家宅院,烧杀抢掠不止。一日,特务头子某钻研李家房屋结构,东摸摸西敲敲,居然给他发现三间暗藏的谷仓,约3000担的粮食被迅速运到前线,特务头子也被上级表彰。

王家这瑞安堡也有机关。除了门头有巧妙之防范措施,马厩可直接登临高墙,利用角楼及墙体的射击孔组织反击外,后墙下面也留有暗道。看过去黑乎乎似深不见底,估摸应该通往堡外某安全所在。“文化大革命”时期,瑞安堡被当地种子培育站占用,才得以留存下来。我第一次去的时候,后院所谓仆佣使用的房间墙上还糊满了5、60年代的《人民日报》、《甘肃日报》。黄黄的纸张很脆,恍惚觉得是王庆云阅读过后任由下人们拿来糊床头的。其实不然。现在,那些旧报纸已经没有了,那几间房子墙壁粉白,地上满是积尘。一缕阳光由屋顶破落处刺眼地扎进空地。

李宗仁自从投身军界,一直在外奔波。老家宅子俱由其兄李宗唐打理。其人外出从不摆阔气,不坐车不乘轿,更不上馆子大吃大喝。乐善好施,给朋友借谷子若干都不会讨要。其三弟李宗藩早年留学法国,当过连长,后回家赋闲,只在赌毒上自在逍遥。其人在乡里也不嚣张,兴起时,只约百十号农民陪他跑到河里用茶麸水毒鱼玩。据记载,40里洛清江沿岸都动起来了,捞鱼的欢腾不已,家家飘鱼香,盛况可谓空前。日寇占据时,宗藩收容散兵和当地青年,拉起了一支近千人的队伍,作战20余次,击毙日寇20余人。

李家宅和王家宅有一个地方相似,那就是庭院转接处,均系逼仄回廊。材料设计各不相同,前后内外有别之中国农村社会家庭味极浓。

李家宅子中,除了前文述及陈列,凡各主要厅堂亦专门陈列相关图片、文字或雕塑。例如李宗仁所住之卧室,就在壁上挂李氏、郭德洁女士及子李志圣照片。前院也设李母亡故灵堂之原来布局,李氏塑像及楹联文字等。遍观王家宅,仅在大门口有一简略文字说明而已。入内,有一莫名其妙展览,所陈尽收罗乡民故旧生活物件,斑斑驳驳。此类,来自土改所分王家旧物也未可知。

和所有中国人一样,王庆云富贵不忘乃祖。王宅中专辟一室做王氏宗祠。以前如何无从考证,现在的保护部门看来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除了在原址继续搞祠堂之外,还专门聘请了一些古建师傅,在祠堂右侧建佛堂一座,拟供观世音菩萨。我去的时候,师傅们正在加班加点的干着,塑像画壁兀自忙碌。

李宅将军第。

王宅祠堂。

李宅学馆。

王宅后院女眷生活区。登临此处,共三层。层层俱陡峭,上可覆木板加锁且断其来去。想那王宅妇女,三寸一个小小脚,既上来何曾再想下去。小小屋子,冬来暑往,壁外就是堡墙。那里行走的尽是粗壮汉子,枪棍在手,晨昏不断。难怪一院子种的树遍洒阴郁,浑不似塞外苦寒之地。

放眼望去,这两家宅子外边都有田地。除却高墙壁垒,与那四邻一般农家小院又有甚分别?想我中国,或工或商或兵,出去了便放开干,回来,关了门照旧三饱两倒,山山水水,仟陌稻麦。白云苍狗。最后总结一下,两家老宅里面居住的都不是自家人或其后裔,全是不搭界的所谓管理人员,由文化部门按事业编制发放工资云云。

参考资料:

《桂林轶事》 赵平

《李宗仁家世》 广西桂林政协文史委

《李宗仁故居》 李晋等

《瑞安堡记》 刘润和

《执命向西》节选之四:地主的庄园有多大

 


由  发表于  09:58 引用 (0) | 编 辑 




给文艺中年呱唧一下
RhineBabe ()  发表于  2007-10-10 19:19:3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