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平方
爱、艺术,还有温暖。我们就这样真实自然地生活在这里。 鲁迅: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
<<  家有一个读书郎  |  返回首页  |  一定要看《森林之歌》  >>


营盘岭有故事

1949年8月21日至26日,共军西野6军与马步芳主力部队82军248师在这里打了起来。共军攻,目标兰州市。马军守势。当时,西野大军分三个方向进攻,左古城岭,右沈家岭、狗娃山,中部就是营盘岭。营盘岭在皋兰山以南,有三营子、二营子和头营子,攻下这几个据点,就可以从皋兰山直下兰州市。营盘岭,早在朱绍良主甘的抗战时期,就筑有永久国防工事。此次,马军又加班加点苦干,搞了许多工事,所谓中心碉堡,壕沟暗堡相连,外挂地雷和航空炸弹(马军谓之“土飞机”),派出看家的主力部队82军248师据守。难怪马继援那么嚣张,笑的啊。

《兰州战役》那本书上,有个炮兵的回忆文章。说是21号攻击之前,他们根据事先测量,打一炮试试,结果炮弹直接飞进一个碉堡射击空内。我拍这张的时候想,会不会就是这个呢。248师某营若干士兵或许正抱着机枪,擦的擦,吃纸烟的吃纸烟,数着马长官刚给发的几个大洋嬲着笑,轰隆一声罢了。《鏖兵西北》演绎为一个戴眼镜的前国军解放炮兵干的。这厮精湛的射击技术得到了领导和现服务部门同仁的的肯定。

接着说。现在站在营盘岭上,四下里望上那么一望,依然能感觉到这地方的紧要。当年马军为了防守,大兴土木,又是挖沟,又是掏堑,一搞就是三层。而且掘了一些深沟,上面铺上木板什么的当暗堡使。从这里往后,三营子等地都依此纵深配备了防御工事、火力。知道青马历史的就明白,看家主力都摆在了一线,可见马步芳、马继援真豁出来了。我和当地一个满山转着打兔子的村民聊,他说他爷爷当年讲,马家队伍准备打仗的时候,村子里的老百姓都吓跑了。因为他们知道,马家的这些队伍难缠。老百姓们跑到很远一个山里的洞子里藏起来,还是被狗日的们找见了。他们嫌山洞太高爬不上去,就把个草编的簸箕绑到两个胳膊上挥动着,威胁道,再不下来就要飞上山洞来,全部杀掉。但机智的村民并没有上当,反而嘲笑这些兵夯着呢。等死吧,共|产|党专门杀你们这些狗日的。按说,主力部队应该军事素质高,怎么可能和老百姓玩这些没名堂的东西呢?大敌当前,忙死了都。我俩蹲在山坡上晒着太阳抽烟,分析道。

果然开杀了。21号先打了一下。6军几个团在黄土高坡上进展缓慢,伤亡太大,和攻击古城岭、沈家岭的部队一样,摸清了敌人火力点和高崖之后的火力配置、公事结构,撤出了战斗。这一天一打完,我能接触到的文字记载都是西野觉得没打好,要研究,要总结,要找能打好的办法,整个动员了起来。彭德怀本人都亲自上前沿看地形,开了好几次会。其中还有本地地下活动的党员们开始提供情报、带路侦察等。马军似乎没干什么有用的事,倒是马继援拿出钱来,又奖励了一番下面的士兵,而且动员妓女上前线劳军,再把银元挣回来。他的意思是,“娃们”打得好,也更坚定了坚守兰州的信心,把他老子马步芳打发到青海老巢去了。休整的这几天,马军盼望宁马援兵,胡宗南进攻宝鸡牵制,都没有实质性内容。同是马家,宁马远远地望着兰州的硝烟,不吱声。

25号,西野参战部队全线进攻。6军投入5个团打营盘岭。战法主要是“贴膏药”,远程炮轰,步兵贴近一口口地啃。文献记载,一些共军士兵前赴后继,使用炸药包靠近作业,甚至付出生命,逐渐接近核心阵地。炮兵们从炮队镜里发现,马军集结了大量士兵,脱成背心短裤,一律提着马刀,别着手榴弹,胡喊乱叫(其实他们喊叫的是“天门开了”。谁知道甚是“天门开了”,懒得搞明白)着向占领前沿阵地的共军反扑。这还了得,炮兵们一顿猛轰,迅速解决之。有个当官的,也脱得那般模样,挥着马刀督战,还有念经等乱七八糟的。又是几个反复的炮轰,搞定。打兔子的这个村民指着已经被改成土豆地的一个深沟和不远处的碉堡说,这就是马军的暗堡。老人们曾经讲过,这些狗日的贼得很,想把共军引过来之后机枪扫,没想到人家没上当,饶过陷阱一顿炸药包子给解决了。他吸着烟回味道,当时的血,在这个不大的山梁上淌满了,死得人多啊。

打了一整天,师长韩有禄得到马继援的命令,带着剩下的队伍撤离战场。与此同时,沈家岭、古城岭阵地均开始动摇、撤退。尤以沈家岭、狗娃山一线,双方都打得艰难,死伤众多。据说,马继援得到下面军官报告,白天还可以打,夜间就不行了之后,蔫了,只有撤。这里面有个情节,马家打仗,后勤补给全赖地方军政。但马家军事部署给别人不讲,其他人也不爱替他操这份闲心。打你只管去打,要钱要粮,没有。气得马继援想撂挑子。营盘岭当天投入的248师兵力,据说不超过2500人,伤亡1300左右;共军伤亡估计2500人。那就是说,有接近4000人,在1949年8月25日那天,在营盘岭到皋兰山主峰三台阁这不大的一片战区伤亡,平均每小时伤亡160多人。难怪老乡说血流得像河一样。

 

这是唯一一个保存完整的钢筋水泥碉堡,包括其外壕。

碉堡内部。

左后还有一个较为完整的碉堡,因为地质变化,严重倾斜。

该碉堡顶部残破,有弹痕。估计遭了不至一炮。

当年暗堡(也有叫藏兵洞的),如今种植土豆。刚翻过的地,很松软。

后来,马继援甩掉溃不成军的队伍,跑回青海西宁,坐飞机跑到重庆与早已逃跑的其父马步芳会合。马步芳也结束了祸害妇女5000多名(!)的美好生活。他父子逃跑的时候,带走大量黄金。据说马家所有家眷都揣了好多,沉甸甸地上了飞机。当时有个说法,马家早先对红西路军杀伐太过,极其残暴。中共高层曾有个意见,对这个集团,原则上不接受其“起义”、投诚等,只有无条件投降,或者全部消灭之。而参加兰州战役的指挥员,恰好就有当年西路军人员。

马步芳

马继援

再后来,马家残余部队投诚、投降,部分被击溃。政府在榆中兴隆山、兰州华林山修建了专门的烈士陵园,纪念死亡将士。再再后来……

资料来源:

凡烦 《2007版:漫谈青马和兰州战役》。

http://www.unitedcn.com/bbs/printpage.asp?BoardID=7&ID=8064

《兰州战役》

《马步芳家族的兴衰》

《我所知道的马步芳家族》

《鏖兵西北》等。


由  发表于  20:58 引用 (0) | 编 辑 




跟我在厦门看见的海防碉堡差不多,也是那个时代的产品。不过厦门的好像是侧后开门,并且正前和左右都有射击孔~~~
大蹲无限好 ()  发表于  2007-12-06 15:08:08  [回复]



五年级军训时曾经参观过
有老军人讲战争故事
但印象不深
因为听不懂兰州话
莱茵 ()  发表于  2007-12-04 21:20:1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