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平方
爱、艺术,还有温暖。我们就这样真实自然地生活在这里。 鲁迅: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
<<  (序)笑咪咪杀手写下了什么?——王轶庶  |  返回首页  |  最新数据  >>


(跋)一个警察和他倡导的生活方式——张海龙

 


/张海龙(知名专栏作家,记者)

 

他的职业是一个警察,可是他无论怎样看起来都不像一个警察。他的专栏叫《警察故事》,可是那故事又绝不仅仅是写警察的故事。

这话得这么理解,不像警察是指他身上少一些警察的味道,不让人马上想起国家机器之类铁一般生硬的东西,而多了另外一种让人惊异的气质。他写的那些故事,全都出自他身边的警察生活,但那故事一点也不简单。那里面的每一个人都从纸面上跳将出来,用活生生硬梆梆的经历告诉你命运到底他妈的是怎么回事。用王轶庶的话来说,他的每一个故事都像这西北蛮荒之地上的一块石头,一棵树根。放在那里,就天然具有了一种粗野的生命。

有本杂志的广告词叫“一本杂志和它倡导的生活方式”,我把这句话套用在他身上,以为非常贴切。

记得几年前我在一家报纸上介绍他是这样开头的——“他是一个警察,一个爱乐者,一个户外运动专家,一个摇滚乐队主唱,一个文字癖,一个怀揣着梦想的野心家……”几年过去了,到今天,他的身份还得多出几重来——他成了一个专栏作家,在《新京报》、《青年时报》、《深圳晚报》都开了专栏;他还成了一个摄影师,又在开辟新的阵地。在自己的博客上(http://28home.blogbus.com),他也日日翻新。他的旺盛精力以及旁逸斜出的才华,总是让我叹为观止。说实在的,他的身份太模糊了,警察只不过是他的职业,但他创造性地让自己的生活尽可能地完美起来。用有趣反对无趣,哪怕无聊也不能无趣,这种精神在他身上得了最大限度的发挥。

1994年冬天某个暗黑的傍晚,兰州旧大路。我到他家里去取一本油印的小册子。一进他那28平方米的小屋,就立马觉出某种情趣的味道——若干文艺青年,形态各异,有长发的男人,也有板寸的女子,基本操着兰州话,谈笑风生,眼前的电视里放的是一场国外的歌剧。当时真的很震撼啊。在兰州这样一个闭塞的灰色的尘土之城里,竟也有这般人物!

那时的兰州,有点像《孔雀》里写的那样——“这样的城市,在白天人声鼎盛的时候,有一种苟且偷欢的气氛;到了夜晚,人迹罕至,街灯苍白,就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气息。”你想想看,那一年,我刚刚大学毕业,在一所中学里当老师,然后就碰到这样一群人,是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呢?这种奇怪延续下来,我们就成了朋友。在另外一个晚上,他找到了我在那所中学的宿舍,烟茶相伴之下聊到半夜,然后翻墙出门。那中学是他的母校,出门前,他特地找到当年自己栽在教室前的一棵树,撒下一泡尿,打下自己生命的记号。

他天然地有一种嘲讽的气质。比如说,他会把某些正儿八经的人称之为“穿白衬衫的人”,你如果不理解,可以去想象一下这等人物出现在某摇滚乐现场的古怪景象。他总是冷眼观瞧他身边的那些人和事,把可笑与可悲都看在眼里,然后不动声色地讲述出来。你先发笑,因为他写得很搞笑,然后你会奇怪——你平时看在眼里都已经烂熟的那些人和事,怎么在他的笔下完全成了另外一种样子?为什么世界是如此荒诞的一种图景?为什么有些人的人生原来这般无聊到了让人愤怒的地步?

一切没有答案,他只是自顾自地说着。你爱怎么看就怎么看吧,这颗地雷埋到那儿了,能不能发现地雷的秘密,能不能让他爆炸,那是你自己的事。

至于生活方式,他自己身体力行,并不特意招摇。我知道的他的传奇故事有:骨灰级网虫,暴走白龙江,攀登阿尔金山,徒步腾格里沙漠,组建过一支名叫“群众”的摇滚乐队(成员有法官、公务员、无业者等),专门为儿子学习制作网页,狂热迷恋摄影,每天操练文字,强硬戒酒一周年……警局里的职务么,也提升了,现在是我某公安分局某部门负责人。

有这样一个哥们,还有什么词可以概括他,只能说——NB啊!

 


由  发表于  21:51 引用 (0) | 编 辑 




您好,我们是艺拍网/艺拍杂志。目前,艺拍团队正全力打造一个崭新的专业的摄影网站,我们期待与您的合作。 能否提供您的有效Email地址,以便我们更快与您取得联系? 我们的邮件是photos@tonto.cc。 非常感谢。
 回复 蒋小穗穗 说:
你好。mass1967@163.com :)
(2011-10-12 09:34:39)
蒋小穗穗 ()  发表于  2011-10-11 16:41:44  [回复]



邴叔,现在突然发现你好彪悍啊,嘟嘟现在在新加坡怎么样,什么时候再回来。
 回复 那谁 说:
不敢当。阁下哪位?
(2011-08-23 21:13:08)
那谁 ()  发表于  2011-08-21 22:35:4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