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平方
爱、艺术,还有温暖。我们就这样真实自然地生活在这里。 鲁迅: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
<<  养狗还是养人  |  返回首页  |  2006年春节  >>


酒店里来了音乐人

酒店里来了音乐人

时下,酒店商场开业的时候,都要邀请一些跳舞的唱歌的,或者搞其他民族杂耍艺术的,配合各级领导讲话和剪彩,红红火火,热热闹闹,就为图个吉利,财源广进。
彪哥那个彪记靓汤开业的时候,也搞了一个盛大的开业仪式。除了桂英清唱一曲《沂蒙颂》之外,彪哥也即兴朗诵了自己写的诗歌。可恨的是,忽然停电,不光充气拱门难以扶持,礼炮也没响够,惹得彪哥很不痛快。这是《马大帅》上的一个情节,很好玩。
今天我要说的是,我们当地一个酒店开业,也请来了一些音乐人助兴的故事。有个朋友长期以来搞音乐(现在名头已很响,就不具体点名了),他妈妈在某家新开酒店做财务。开业前夕,他妈向老板建议,邀请一些本土音乐人参加开业典礼,一有人气,热闹;二还可以现场搞一下音乐,助助兴啥的。老板挺满意,表示同意。
这已经是早几年的事了。那时候,兰州的音乐人们大多过着那种有上顿没下顿,孜孜不倦追求艺术的生活,就是个执着。这个消息不知怎么,一下就传开了。大家纷纷放下手里的乐器,跑上街头,四处打听这条消息的准确与否。经过了解,事情是有的,但这饭局具体什么档次什么标准酒店的具体位置等内容,扑朔迷离,甚至传出来好几个版本。搞音乐的人和修自行车的人其实一样,也论辈份,排座次。有饭局这事传开后,老的埋怨小的不够尊重长辈,吃饭也不提前通知。小的怪老的不能关心小辈,光让干活不管吃饭。这样,势必产生了一些矛盾。
有一个具体组织的音乐人,临时开了几个会,宣布了谁谁搞什么,谁谁唱什么,喝了几瓶啤酒就把事情敲定了。当时谁都没有想到,我们本地热爱音乐的青年竟然如此执着,如此倔强。
开业那天,来宾陆续集中到酒店大门前,喇叭里心太软心太软也唱了好几遍。数来数去,来宾也没有聚集在树林子里长发皮衣的音乐人多。老板临时把全部店员也集中到门口,叫站队,以壮声色。就这样,还是不到音乐人的一半。开业仪式一项项地进行着,最后一项是音乐表演。等他们手里的家什爆响起来时,来宾们捂着耳朵,有礼貌地微笑着打量着该酒店老板,徐徐步入饭厅。据我观察,该酒店老板当天的脸色极不正常,情绪极不稳定。额上,时有汗珠沁出。
这人一多,安排的饭就有问题,不太够。在保证主要来宾的前提下,音乐人采取了轮换上桌吃和带到外面小树林吃的办法,基本解决了供需矛盾,除了质量略有别于主要来宾。
上桌吃的音乐人在热菜差不多结束的时候,亮出几把木吉他,又捣鼓了起来:
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
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
你问我看见了什么
我说我看见了幸福

这个感觉真让我舒服
它让我忘掉我没地儿住
你问我还要去何方
我说要上你的路
……
来宾们依旧很有礼貌地望着酒店老板,一一告别。该老板微笑着送行,回眸看一眼沉浸在音乐和啤酒中的人们,满眼悲愤啊。


由  发表于  11:25 引用 (0) | 编 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