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平方
爱、艺术,还有温暖。我们就这样真实自然地生活在这里。 鲁迅: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
<<  细枝末节  |  返回首页  |  练与不练就是不一样(大练兵活动之后续)  >>


昨晚见了作家

昨晚见了作家

很少有机会近距离见到一个作家,尽管我们这个城市盛产搞艺术的人和热爱艺术的男女青年。但是昨晚,见了。
和儿子游完泳,饿啊。便跑到马中华去吃羊肉。我们饭桌左前方,是另一桌人。有男的,有女的,热热闹闹,正在吃喝。忽然进来一个壮汉,被一个戴眼镜,前额微秃,满脸都是油的男人拉到该桌上。却看这汉子,好一个大头。大头中间,是一张发面饼般色泽和形状的脸。前额也是微秃。同样硕大的眼镜框后面,是布满红丝丝和掉了一个袋子的眼睛。
拉他那男人激动地向同吃诸男女介绍道,这是我们X大历史系的高材生,X报老总,写小说。这汉子也随声附和道,作家,作家。作家于是便入座,因为体型都巨大,和另一个汉子紧紧挤在下首位。匆匆点了颗烟,匆匆划拉了点什么搁进嘴里嚼着,眉飞色舞地和同桌的两女的聊起了文学艺术的发展道路,当时还谈到了对本地文学前景的展望。
作家高大伟岸,坐在凳子上不停地扭动着臀部,两腿时而摞起,时而分开。忽然,掏出电话,拨给了省委秘书长,嗓音高亢地不是一般。电话毕,又开始谈,间或在盘子里随便拨拉点什么就往嘴里送,吧叽着两片厚唇,满地乱弹烟灰。
看情形,那两女的好像求作家在座的某个有权有势的什么总之类的办事,吃到后半场,叫来了作家陪伴。两个女的见作家在盘子里已经找不到基本成形的东西,便呼唤服务员加个菜,但被作家制止了。谈话中,作家流露出本人老婆很丑,婚姻不是很美满的意思。作家朋友暗示,其实文学女青年还是很有意思,搞文学嘛。大家都笑了。
等到我和儿子吃饱喝足,准备离开的时候,作家和那桌人也买单准备走了。在服务员搁茶壶暖瓶的台子上抓起一个包之后,作家回头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菜盘子。
从远处看,那伙人里头,就作家个子高,身体壮,嗓门大。
知道这位作家,还是朋友们讲过,该作家干过媒体,爱吃羊肉。每每喝酒喝至爽处,便要打电话给老婆,叫洗好了等着,他马上回来搞。
作家有一本小说出版,卖得不知道怎么样。


由  发表于  16:15 引用 (0) | 编 辑 




你的文字再喜欢不过了,糙中有细!是我喜欢的行文风格,对某些事务的批判更是下刀不见血,只能让人暗自叫绝!虽然你把自己不当知识分子(主要是目前滥竽充数的、八股味浓重的知识分子太多,把“知识分子”四个字腌出了咸菜的味道吧),但我一直认为你就是传说中的“知识分子”!
大雨磅礴 (http://spaces.msn.com/chinaaree/)  发表于  2006-04-24 10:20:55  [回复]



惭愧惭愧,没写好,衣老师见笑了:)
笑咪咪杀手 ()  发表于  2006-04-05 15:12:19  [回复]



写此作家如画。应该印到他每本印成册的练习本扉页上
衣乌鱼 ()  发表于  2006-04-05 00:14:3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