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平方
爱、艺术,还有温暖。我们就这样真实自然地生活在这里。 鲁迅: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
<<  Bronze-coloured boy & Sunflower  |  返回首页  |  总得说点啥  >>


日食颂

日食颂 

又是停电。

 

这不是偶然的。当我从邻居家证实这一消息并沮丧地不再和电源开关怄气时这样思忖道。没电的结果就是什么事也干不成。好在刚下过雨,阴而凉,索性走开去。

 

走的意思就是漫到了城乡结合部,那个喧闹的什字路口。平时还真没注意,这里有这么多好玩的地摊。一些毛绒的福娃,和各式各样的裤衩挤在一起,还有一些白色的圆领衫,上面全是和奥运有关的一些特有情绪的口号。另外一些东西看不明白,色彩鲜艳,大小不一。转角的地方,一个操南方口音普通话的男人,委婉地从一个录音机里讲着一些话,大意是一定要讲科学,才能发财,不然就会走弯路。他讲这些话的意思是推荐一个姓邵的大师,这人很不简单,花了很多年的功夫,专门研究易经,推测了好多事情。为此,也写书了,8块一本,薄薄一册,感觉也不是很贵。一些青年听了讲话,开始翻那个书,若有所思的样子。在这个摊儿的左边,另一个穿白衬衫的男青年不怎么说话,只是一味在丝竹伴奏下熟练地玩耍着一幅扑克牌,并且随着拍子特有节奏地向一脸恍惚的观众演示,他刚才挑出来的是哪张牌。白布上面,也摆了一些小册子,应该也是要出售的。整体上来看,如果不是旁边那些店铺发电机轰鸣的声音干扰,一个个热闹的小摊和因停电跑出来找饭吃及随便溜达的群众结合到一处会很和谐的。

 

按说,这个时间的天空不应该这样黑的。720分,我看了下表,同时看了看那家烤鱼店,还是没有买了单往外走的人。公交车司机疯了一样地打着喇叭,急速绕过农用车;的士司机也不弱,刷一下掠过行人,惊起苍蝇和垃圾无数。忽然,有声音隐隐从地底下抖动着散了开来,那是一种压抑良久,不得不放出来的一种很奇特的声音。那绝不是人的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闷,暗,沉,延时,尘土和植物的叶子颤动着,我的头皮也有感觉。就在这一瞬间,天忽然暗下来。原本就低沉的乌云仿佛要扑下来扼住嗓子,透亮的部分不再折射光线,停滞了,哆嗦着,就要坠下来。散乱的人群静止,仰望着。黑色蔓延,蔓延在天空,蔓延在人间,蔓延在灵魂深处。蔓延的黑色,静止的人群,没有一丝风吹来,道边的植物觫觫,那些楼难道也在动?

 

倏忽一下,结束了,都结束了。

20088118时许,日食。是为颂。


由  发表于  21:26 引用 (0) | 编 辑 




写得好!
倾城 ()  发表于  2008-08-02 00:37:51  [回复]



写的真好.沉沉的,也静静的,有底气的样子
X ()  发表于  2008-08-01 22:40:52  [回复]



写的真好.沉沉的,也静静的,有高底气的样子
x ()  发表于  2008-08-01 22:40:1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