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平方
爱、艺术,还有温暖。我们就这样真实自然地生活在这里。 鲁迅: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
<<  5月5日至6日  |  返回首页  |  补张嘟嘟5.1的片子  >>


4月19日至5月3日说明

到大上海,要玩玩磁悬浮的。最快时,时速431。

东方明珠上面,有兰州市的距离和方位。窗户颜色不知道怎么搞的,和兰州的还挺吻合。

苏州园林甲天下。我却对一个丫头说,看哪,你们这些南方的人啊,可怜见的,没事干堆点石头爬来爬去的就当亲近大自然了。玩笑话。园子看了,刺绣臭豆腐啥的都看到了,居然连评弹也听了,还喝着茉莉花茶。

有个哥们短信问我,杭州啥感觉?我说,好湿。

想不起来张岱湖心亭赏雪句,遂举目远望,渴望能碰着三五成群胡言乱语醉得走不成路的好汉,一个也没有。

只好跑到楼外楼吃鱼吃鸡又喝羹,饮了几瓶老酒做罢。

乘坐和谐号,离开上海。速度是真不慢,不知道是因了速度的原因还是多吃了几杯酒,膝盖上有些酸楚。

到长沙又是雨。黑乎乎的,被拉到玉楼东,真个是歌舞生平,一片祥和。当地朋友讲,这才是夜生活的前奏哩。到湖南,怎么着也要去看看老人家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有个说明大意是这样讲的,老人家在西方一个山洞里住了十来天,消息不太灵通,如今出了洞,看了些个材料(应该是文革小组搞的材料吧),很有意思嘛,很有意思嘛。看介绍,该洞建于那个困难时期,老人家肉都不吃了。建好后,老人家文革前只住过十来天。

凡我国人,在这座建筑前留下了影的应该也是个天文数字吧。

这个地方就不细说了。值得看看。

张家界怎么说哩,最感人的是头一天在一家当地人开的所谓苗家寨子里吃饭。饭很简单,很朴素,一边吃着,一边看山,还要时不时地给桌子底下的狗甩根骨头啥的。天要下雨,我也没辙。满山遍野的塑料雨披,真好看。

黄龙洞有个石钟乳形成的细高棒子,他们硬说那是齐天大圣的金箍棒,也叫定海神针,老板一激动就给投了保,几个亿哩。

泡了温泉,在一个小镇吃了野饭。差不多就离开了张家界。火车是个一般的快车,列车员们不分男女都很有意思,问个啥吧,表情单一,一律双手插在裤兜里,似有所思所嗔,神游天外。只有买他东西和点菜的时候略有些热情,完了又不爱理人。一到站,就双手插着,拿脚往下拨垃圾。半夜,到广西柳州了。

广西,一游融水贝江苗寨。很是清静。

那些参加歌舞表演的苗妹岁数都不大,有些甚至仅去过县城。即便就我们几个游客,娃娃们也不含糊,歌之舞之,很快活的样子。

这个老奶奶和我们一船进去,买了好些方便面洗衣粉什么的。临上船,还在岸边摘了几把野菜捏在手里。

回来的时候,船家套了只红嘴鸟,看来不是卖了,就是一盘菜。老许和我合计,干脆放了。于是,放了。老滕觉得不好意思,临走时给了船家50块钱。护生亦快哉。老觉得那鸟远远地陪着我们到岸离开。

柳州有个地儿,专卖好东西。各种稀奇古怪的动物都能给你搞到锅里。说了,喝该汤,补,充电。

离开柳州,路过马家爵老家宾阳。高速路口有家名店,两味菜诱人。一个是鳞拐鱼,一个是白斩狗。图为白斩狗。

29号下午到的北海。直接住在了银滩。游人寥寥,烂尾楼还有不少。

第二天去涠州岛。海船的甲板上挤满了人,大家都很兴奋。

岛上海鲜不错,人矮,黑面。有个法国人早先修的教堂,现在也成了旅游景点。在那儿,我潜了水,抓了一把又一把的小海螺珊蝴啥的,一看是活的,全给人家丢海水里了。

北海有两大不痛快。一是夜间在海滨浴场出没的所谓“教练”搞得人心惶惶,动辄现场就要脱衣辅导游泳,不成体统。二是我的眼镜在海边被摸走。大晚上的,谁会在我们放在海边的包里只摸眼镜而不取其他呢?要个近视眼镜有什么用?百思不得其解。

往南宁走的路上,借着余兴,在钦州湾转了转。所谓七十二泾,就是海边若干个小岛,绕来绕去,遍布红树林。我们一路看,一路指点火力配属,空中支援以及机动力量,也好玩。

南宁很热。但再热也难不倒热爱生活的南宁群众。中山路上,嘈嘈杂杂,但凡你能想到的,都能给你烤来吃。南宁的蚊子也很有品味,大中午的,在我胳膊上咬一下,算是留个纪念。有个民俗村,建了仿侗族的风雨桥这些微缩景观,也搞了些巨型铜鼓水池啥的。拍婚纱也来这里奔跑凝望。我们一边吃着有意思和色彩丰富的菜,一边看着这些。漓泉啤酒就是好。

5月3号下午到桂林,在临桂县望着不远处的桂林山水,又吃了些鱼啊螺啊啥的,回家。


由  发表于  22:39 引用 (0) | 编 辑 




嘿嘿
田田 ()  发表于  2007-05-09 12:43:24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