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平方
爱、艺术,还有温暖。我们就这样真实自然地生活在这里。 鲁迅: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
<<  在岛上  |  返回首页  |  插播一条  >>


奉化溪口

是个人就知道为什么要去奉化溪口镇转转。

讲溪口之前先谈谈宁波。打普陀出来上了沈家门,因为没有去奉化的车,就直接奔了宁波。车上IPAD查询并预定了酒店。宁波也是第一次来,挺新鲜。到的刚好是饭点,当地人口中打听到酒店附近有个海鲜排档群,于是便去。走着走着,一幢颇有气势的老宅子出现在夜色中的小巷里。直觉告诉我,这不是寻常人家。果然,天一阁是也。夜间不开放,只能扒门口张望了一下,里面黑乎乎的。门边上有个水塘,理论上讲应该是天一阁重要消防设施。水塘外围一排白墙平房,像极了苏州桃花坞唐寅故居一带情形。寻到海鲜排档,菜品很是耐吃,顺便吃一点本地阿拉老酒。小厮讲,这里马上也要拆迁,已经搬走了若干家。果然没有平日里鲜活嘈杂灯色车影之鼎沸场面。吃毕,回去歇着。

到溪口的是中巴车,司机很是生猛矫捷,喇叭声声,坐穿右插。同去一黑省哥们一直黑着个脸,情绪不够稳定。

民国大杂院是个要隆重推出的地方。哎呀,推。展示着一堆七荤八素,导游讲解起来也很费劲的逻辑上不太利索的东西,很是伟大。只有这么个小东西我看着挺喜欢,戴民间虎头帽的小毛头。

这个地方摆一排国军各阶级服饰、枪械车辆一应道具,招呼游客上身后各自造型摄影。可以参照的有蒋毛各穿自家军装合影及重要来宾与蒋毛微笑合照。其中,蒋一般风纪严整不苟言笑,毛胸有成竹地捏棵烟看着镜头。可是,两个头儿合影未尝不可,问题是各自有个国军女军官陪伴着似乎不着调。

偌大个展厅里,搞一点民国人物事件影像刀枪物件也说得过去,可忽然又上来一个诸生围坐学六艺群像,猛接一座转运庙及罗汉堂,几个老屋柱础上摆放的物件也是触目惊心。

正好赶上当地学校组织一帮小学生来这里,也不知道在这里是学习是玩耍,满院子疯跑,搞得大院里统一着国军制服的管理员们很紧张。

一边要及时制止某些不被许可的行为,一边还要看着所谓展品不被破坏。

本来很是不想买价格很不靠谱的门票,跟着一些人多势众的旅游团队混进去,结果人家把门的服务员同志火眼金睛。这下又搞的黑省那哥们火冒三丈,愤怒地讲,这破地儿啊,尽整这些个磕碜的玩意儿,就差拿刀直接掏游客兜了。

斗智斗勇一般是出门游荡的规定动作,但像“溪口三宝”这样的还真是,还真是,怎么说呢,算是奇葩了吧。溪口主打蒋家牌,这是必然。中心景区除了大量兜售千层饼之外,“溪口三宝”斜刺里杀出,电光石火一般。一个自称蒋家三代传人,名曰蒋孝宝,70开外,穿长衫,拖根文明棍,皮鞋锃亮,一口蓝青官话,见有游客未经允许擅自拍照,挥棍就骂,孬(音)娘希皮。其要价其实也不很高,十元,即可近距离观赏合影及交谈等。此其一。

二宝好像姓张,据说最近身体不好,未见真身。

三宝姓杨,也就是在民国大杂院里和毛一道,与各路政要巨贾们合影那个。据说由于竞争原因,这个已经不再像头一宝那样晃在景点门口和街道上被人家管理者喝来唤去,自己开个门面,有背景有相机有三脚架,也提供服装道具吾的,室内作业了。

此三宝,各有千秋,各取所长。

蒋家邻居的宅子叫周顺房,专卖千层饼,还坚决拒绝游客入内参观,说是要生活。不知道他家以前是不是也卖这玩意儿,生活了没有。

看起来,蒋小时候也不是很安生,好充个娃娃头什么的。

导游说,其实他们家挂官盐牌照,主要还是卖私盐。卖完了盐,他爹就专门打麻将。

 

当地群众普遍谈笑风生,你看你的蒋介石,我卖我的千层饼,还有芋艿头。

我就吃了一下这个芋艿头烧排骨。翻了半天,三块肉。女老板外八字脚,蝴碟一样出来进去地忙着拉客人进来吃芋艿头,还有土鸡等。她抽空回了一句,就是芋艿头烧排骨啊,主要就是吃芋艿头啦。还说,我烧菜可厉害啦,蒋介石的一个什么后代回老家,专门请的我去烧的菜啦。姑妄听之。

镇子上转完,规定动作是上雪窦山。山上有雪窦寺、妙高台及张学良幽禁地等,颇可一观。

张起先被幽禁(这个词真中国)在雪窦山一个旅行社招待所里,后来失火给烧了。被关的时候,张听说跟日本人真的干了起来的时候,还专门摆几桌酒,说要领着一众人好好打一下日本人什么的。现在这所院落是新修缮的一处所在。门口一株枫树,叶子火红。

院子正中是座张的立像,全副披挂,大氅也随风激昂飘起的样子。下面是周表扬张是英雄的题词。角落里有个妇女坐像,眺望状。也没个人问,揣测应该是塑的赵吧。

 


由  发表于  16:29 引用 (0) | 编 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