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平方
爱、艺术,还有温暖。我们就这样真实自然地生活在这里。 鲁迅: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
<<  插播一条  |  返回首页  |  秋瑾及其他  >>


绍兴之吃吃喝喝

又不是第一来。

怎么说绍兴呢?这是一个问题。

本着一直无法摆脱的低级趣味这个层面讲开去,只好先谈谈吃、住以及其他。在往绍兴走的路上,就已经IPAD订好了老台门客栈的房子。如同在微博所言,熟门熟路,穿过夜间还是很热闹的鲁迅故居景区,进入客栈。前台依旧是那个磨叽的老chambermaid。大厅角落台子上一排青梅酒。登记间隙,打一吊吃下,略解乏气。客人不多,院子里很安静,几个红灯笼,深深几进老台门,似有似无地几声越剧,树影摇曳,竹影摇曳。

专门看了看去年住的那间有雕花大床的房子。亮着灯,没人。里面的陈设已然改观,好像变成了办公室。后来才知道,鉴于客栈设备老旧,管理滞后,该客栈女老板已经进行了一些初步改革。下一步将于年底彻底整修内部设施,且已经取得杭州国际青年旅社支持。她满怀信心地说,等你明年来的时候,将又是一个新的老台门客栈。我开玩笑称,那是因为我去年住你那间大床间,带来了祥瑞之气云云。该老板笑着邀请参加一个小姑娘生日趴剃,呵呵着谢绝且吃老酒去。

白天忙着四处乱转,毕竟劳顿。小酌一下酣酣睡去,果然梦里不知身是客。晨起,院子里喝杯热咖啡回回神,神又清气又爽,只是衣未干。

第一餐,还是选在住处不远的咸亨。一年没来,这片咸亨的经营面积又大了许多。童子鸡、梅菜肉、豆角,当然还要来一碗热的太雕,佐以茴香豆。一碗太雕下去,热从脚底下往头上涌,酥软但不蹒跚。饭后随意溜达着,恍惚树人作人哥几个,还有农民打扮的范爱农君,低首攒眉,总之是很不爽地往那边拐去了。陶焕章蔡元培秋女士徐锡鳞头前疾行,后面跟着陈伯平马宗汉竺绍康王金发们,也是无语,转瞬没入水声浆影的黑夜。

咸亨酒店晚上白天都有很多游客吃吃喝喝,各地方言杂陈,人气那叫一个足。吃喝完毕,一般还要搂着门口孔已己的像拍拍照。

随后几天,照例饕餮般吃喝,吃喝中品味绍兴的滋味。

一石居还是老样子。喊那个女老板烫壶热的老酒来呲呲。壶是锡料,用的久了,也颇有几分古意。吃着菜,丢块鱼肉给桌子底下的猫咪,拂一拂空中飞翔的小虫。老板说那个东西又叫酒鬼,天气刚冷下来的时候,总爱围着酒瓮酒壶钻来钻去,赶走赶不走,一直到扎进酒中快活到亡去。

除了找着呲了几家老酒,沈园门口那家湘菜馆也颇可一记。去年就狠狠地吃过一回。今年再去沈园看钗头凤,出来也正好饭点。点了鱼、豆腐和莲花白,都点了火,很辣很猛。穿着毛时代军装的青年服务员们走来走去,嘴里哼的却是当下小调子。有意识地,没坐去年的老位子。

鲁迅景区比较集中。连导游都一个劲儿地大段背诵课文,以期唤起部分游客的记忆。所以,平日里这片地方很是喧闹。没想到的是,夜晚的当地中老年妇女(也含部分男子)更是不甘寂寞,小广场上摆台录音机,功率很强的两台音箱咣咣地播放出超强的HIGH曲。其中还有重金属味很浓的曲子,大肆蹦迪。中间很少歇息。鲁迅夹根烟,看着。

PS:补一张路过时拍的仓桥客栈。也是去年有住。

 


由  发表于  17:22 引用 (0) | 编 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