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平方
爱、艺术,还有温暖。我们就这样真实自然地生活在这里。 鲁迅: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
<<  Walk on  |  返回首页  |  总结  >>


杭州一揽子

出来之前,我想这次一定要跑一趟杭州。一来与那个谁神交已久,始终未见本尊。打算这次去的话必须要把一下盏,畅一下怀。顺便还要和那个谁那个谁等一起学习和探讨如何进一步搞好文艺的事情。二来,瞻仰秋瑾故居大通学堂,怎么能不接着这条线去杭州继续瞻仰秋女士徐锡鳞陶成章之墓呢。于是暂别绍兴,惴惴乎潜赴杭城。

到杭州当晚,先与那个谁那个谁还有那个谁一起饭,小酒。紧接着,那个谁突然出现,哇哦。那怎么办,烤点肉,喝点啤酒呀。于是一直喝着烤着,其乐很融融的样子。

接下来,首先,要感谢,杭州市政府。是你们破天荒地做了件好事,使得广大游客再也不会像驴似地蹒跚挣扎在西湖岸边。他们,意气风发,斗志昂扬,纷纷跨上了自行车,嗖来了,嗖走了。把笑声全部留在了西湖。

第二天一大早,我也跨上了。图为发现湖边某环境更为幽静之酒店跑去问房价后。

雷峰塔。小时候一直以为白娘子还在那儿压着。后来鲁迅说,其实人家在塔倒掉之后早飞出去参加革命了。

建塔时候供养的腰带。

三潭印月局部。叫条小船,在湖上飘之荡之。船家细致地用杭普介绍周围景点及其传说,特别强调,苏堤也叫情人堤,一定要和情人挽起手一起走,中间绝对不可以松开手的哟。

花港观鱼西侧的马一浮故居(蒋庄)值得一看。附近还有个林徽因纪念碑可看。

当然了,看归看,转归转,口腹之欲也要操心。正要去那著名知味观吃点西湖菜,那些服务人员令老子不爽。幸亏值勤保安人员及时指出,其实去山上呲呲农家菜也蛮好。小村子很干净,完全可以考虑下回来住在这里看书晒太阳。于是茶也呲得,鱼也呲得,其他都呲得。

上马,走苏堤。

连续冲过六座小桥。久未骑这个东西,颇吃力。脑子里闪过玄德可怜兮兮对刘表哭诉,髀肉复生,髀肉复生。

岳王庙。小时候看岳飞传,对这个特感冒。如今嘛。

秋瑾墓。

西泠印社,我的圣地。小时候看一些印谱和讲金石篆刻的书,大多封面都是这么一张图。古韵味,要仰着看。

屏息蹑足转了一圈,又到那个小书店看了看。居然嗅到了石粉的味道,来自记忆。

印社的旁边,就是俞楼。

这边天暗的早。才5点不到,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是夜无话。

灵隐寺还是07年的时候去过一回。记得那天大雨。

这回看飞来峰那些石刻的时候,几个来自北欧的半大小子和他们的家长一起转。这几个后生仔爬高上低,深入黑暗岩洞欢声笑语,其家长视若不见,只是拍自己的照片。其中一个小子拣了根什么树的树枝子,自己专注研究先,然后和同行一个极美箩莉探讨,继而做势要戳刺箩莉,逗其打闹。寺外那条水真好。

出得灵隐寺打车奔另外一个地方,的士司机们都不想去,一嫌那里远,二嫌拉去回来空车。无奈,只能在寺外再找一坐骑,跨上就直奔山上。其实那个地方我也没去过,只在图上看到,非要去。

山路爬了一会儿,又钻一个隧道。汽车尾气很是熏人。转来转去来到一个小村子,好心的看车大妈给指条近路,从村子里穿过去便是那个地方。山上本就寂静,村子里也没几个闲人。一条狗横躺在路上睁着眼睛晒着太阳思考着。村子里有岔道,等了半天才过来一个汉子。知道我要去的地方,那表情似乎是表示不解,指示了方位。

浙江辛亥革命烈士墓葬群找到了。在一条山路的拐角处。今天周二,本来不开放。老天保佑,正好看护这里的老汉要锁了门出去,我忙上前进行解释。见我一头汗水,几千里路上赶来也属不易,老汉很痛快地开了门让我进去看,他兀自提杆扫把打扫庭除。这是一个好老汉。

铁汉子徐锡麟。

在这里,我向这些值得尊敬的人们,规规矩矩地鞠躬致意。

这个地方叫鸡笼山。时值正午时分,天高云淡,找个平坦的地方扔下身子,展了腰吃烟想事情。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嗅到的全是草香,正好自言自语,胡说八道。海拔低,空气好的缘故,脑子好像也好使一点了。我在想,即便革命大业未被贵福等人搅黄,也成功地搞了起来,依着秋瑾徐锡麟那样刚烈性情,能过得了孙中山黄兴陈其美他们那一关?可怜陶成章不还是因为光复会与同盟会宿怨,被蒋介石等人干掉。蔡元培估计是看这个事情不行,这才觉得还是教育救国美育救国来得实在,搞起了教育事业。竺绍康年纪轻轻就因病离世。王金发锦衣玉食小日子一过,早忘了拿枪为了什么。还剩谁可堪一用?如果这时候徐秋二人在世的话,内有孙中山那帮人虎视眈眈,外有老袁执掌江山,你说这费尽心机搞了半天搞的这叫什么革命?所以说还是人家鲁迅冷的有道理,看似残酷冰冷,不解风情的样子,实际做了更多有建设性的事情,且写了《药》、《范爱农》。还想,依着秋瑾的心性,会不会也像李叔同那样参透奥秘,远离红尘,径自遁去?最近看来是有得书看了。吃烟毕,再次上马时我想。

看似一条路,其实两条路。

丰子恺老先生曾经说过,人啊,一般也就是达到两个层次。一是衣食有着,二是追求美和艺术,个别人甚至达到某种境界。但李叔同弘一法师超越了这些,一和二都十分讲究,而且成功地抵达了第三个层面,精神和宗教情怀。李叔同纪念馆就在离我不远的虎跑泉景点里边。我再次下山上山,穿过一个隧道,欣喜地策马飞奔而去。

这个东西里面看似是啤酒,其实是一罐甘美的泉水。此泉,名曰虎跑。虎跑径上,有一处取水点。塑了一个反映过去年代来这里拉水取水的应景雕塑。有马车,有马,有牵马取水拎捅人物各一。要说黄毛小子好奇嘛,爬高上低也是天性使然,但游客里一帮子老者激动地爬到马背上抓着雕塑人物耳朵大拍其照就很是不好看。他们普遍操着某地口音,就不点名了。另外一个戴着白色太阳帽的挎相机老者,轻摇其头,轻翘其唇,太息而去。

我不怎么看泉,喝点泉水足矣。我主要奔这个而来。

丰先生手迹。可喜的是,大厅里一直回响着《送别》,轻柔,不闹。

结善缘。

解脱。

容物做人。

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弘一法师是为了你,为了我,为了他,为了所有三千大千世界一心向善开悟到达彼岸。

从这里往外走,林木葱笼,心也极静。我都觉得我是一路笑着出来的。上马,下山,直奔苏堤而去。二次苏堤上走过,心境完全不同。估计又是笑着一路摁铃而去吧。

循着地图走,一路打问,很少有人知道林凤眠是做什么的。也有好心人指引方向,蒋经国故居应该在那个方向,不远地哩。某学校一个女老师领一帮孩子刚参加完什么活动回校,都非常热情地指引方向。老师还担忧地解释,这个房子这个时候现在还是不是开放就不好讲了。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参观的人也没有,只有一个横肉保安员冷淡地指指本子,登记,不许拍照。

老人当年蜷缩在上海破房子里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过自己艺术成就如此巨大,离纯粹的美是那么接近。

画室里,我实在忍不住拍了一张。在老人以前用的软垫上坐了片刻。

时不我待。急匆匆地赶,还是没赶上。黄宾虹纪念室还是下班了。

搂草打兔子。

断桥。

再见,西湖。


由  发表于  16:31 引用 (0) | 编 辑 




一直嚷着要去杭州,那么近都没有实施,忙是一部分原因。

每每看到关于杭州的游记,都特别羡慕。
特别是那湖和鱼,继汤团之后又分泌了口水。

先生好图啊,哈哈。
乔乔乔乔安 (http://qqqqiaoan.blogbus.com)  发表于  2010-11-15 21:33:40  [回复]



太多图,干脆打不开,不要欺负我们电信ADSL
 回复 Y 说:
不是打不开,是我还没传杭州的图。敬请期待。
(2010-11-15 11:15:58)
Y ()  发表于  2010-11-14 17:32:35  [回复]